流星雨足球(飞火流星足球图片)

维真体育 14 2022-10-05 17:52:24

流星雨2剧情是什麽

1-1

又是一个新的学期了,艾利斯顿校园,新生入校,阳光明媚。各种清新的植物映入眼帘,这当然是雪村舅舅的不懈努力带来的。

校园里那颗具有代表性的大榕树下,一个声音声情并茂地在讲述着过往的故事……

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艾利斯顿校园里,曾经有过一段令人销魂的传奇。那时,天空是蓝色的,大地是滚烫的,空气是炙热的,江湖上,出没着几个美貌神奇的花样男子, 他们,风流倜傥,铁血豪情,行走于艾利斯顿,走过之处,英雄断魂,山河变色,人们敬畏地称他们为H4……”

新生们崇拜的目光聚焦,是郭蓉蓉。

一个傻傻的愣小子望着郭蓉蓉,他是一年级的新生---鑫鑫。

鑫鑫问:“他们是四个人咯?”

郭蓉蓉瞥了他:“是的。他们分别是忧郁王子眼神秒杀mm之端木磊,夺命阎罗催花辣手大灌篮之上官瑞谦,无情笑面虎电脑奇才之叶烁。”

边上一个十足的天真妹陶醉地倒在地上:“哇,好酷哦。”

鑫鑫:“那第四个呢?”

郭蓉蓉神秘的看了看四周,小声:“嘘,第四个的名字,不容在坊间提及,他的名字,只飘荡在风中,在艾利斯顿,他的名字,就是红灯,就是禁区,就是一个魔咒。”

鑫鑫瘪了瘪嘴,继续问:“那么,他们h4的带头大哥是谁呢?”

郭蓉蓉一脸崇拜:“嘘,魔咒!提他的名字很危险的你知道吗,你这个涉世未深的小朋友。”

鑫鑫也跟着神秘起来:“那你见过……他吗?”

郭蓉蓉神秘而得意地:“我不仅见过他的真容,而且跟他关系非同一般,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消失了。”

新生们互相看看,仿佛被魔咒控制住了,鸦雀无声。

一阵沉寂过后,天真妹突然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郭蓉蓉:“后来,在一次又一次的大风大浪之后,历史作出了正确的选择,我,郭蓉蓉,人称江湖鬼见愁的郭蓉蓉,终于成为H4的第一大哥!”

新生们哈哈大笑,望着郭蓉蓉。郭蓉蓉以为自己已经征服了小同学们,一脸志得意满。突然,一新生淡淡地说:“这个学长的快书说得真好。”

郭蓉蓉一脸尴尬,又不好发作:“什么说快书的!这是艾利斯顿的历史和现实!你们记住了,你们不可以被艾利斯顿带坏。”

新生们被郭蓉蓉的正义凌然惊住,纷纷点头。不料郭蓉蓉的下一句话让所有人呆若木鸡。

“……而应该带坏艾利斯顿。”

大家望着这个怎么看都不像带头大哥的家伙,鄙夷、惊讶、好奇……

郭蓉蓉清了清嗓子:“那个魔咒,跨入艾利斯顿时说过一句话:so what?!从那一刻起,艾利斯顿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。”

天真妹:“我真的很好奇,他到底是谁?他叫什么?他在哪儿?”

郭蓉蓉看远方,意味深长“他已经消失了一年,但在艾利斯顿山庄,他无处不在……

学校到处都是云海留下过的痕迹:墙上他留下的大脚印;教室窗口用胶带粘上的碎玻璃窗;篮球场被他弄弯的篮筐;体育场被他踹坏的门……

1-2

体育馆门口,新生们诧异地看着被踹坏的门。正在此时,一个F调的女高音劈空而至

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进去上课呀。”

众人回头,发现是舍监兰姑。

一个新生指了指门,又望了望学校,结结巴巴地:“兰舍监,这么高级的学校,为什么有这么一扇破门?”

兰姑扭了扭头:“原来这扇门是很好的,被人踹坏了。”

新生:“是谁?……”

声音未罢,兰姑一脸紧张:“住嘴!在这个学校,不许任何人提到他的名字!现在,你们都乖乖地给我进去上——课!”

新生们顿时作鸟兽散,兰姑看了看被踹坏的门,叹了口气。

1-3

大榕树下,郭蓉蓉还在继续吹嘘:“现在的H4就是我和端木、上官、叶烁!我就是H4的带头大哥,人称大H。”

众人崇拜地看着“第一大哥”郭蓉蓉。

突然,一阵马达轰鸣,紧接着是急刹车的声音。大家惊魂未定之际,三辆豪华跑车停在众人面前。端木、上官、叶烁分别下车,上官手里拿着一个足球。所有的新生都敬仰地看着他们。

郭蓉蓉差点从石块上掉下来。他赶紧迎过去:“HELLO,各位大哥,今天来得好早啊。”他边说边屁颠屁颠地跑到H3面前,“哎呀,上官哥,你的鞋上有灰。”郭蓉蓉弯腰,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女士手帕,使劲抖了抖,给上官擦鞋。

上官摇摇头,拍了拍郭蓉蓉的肩膀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:“蓉蓉,我最近对你很失望。”

郭蓉蓉惊慌失措:“啊?我做错什么了?您赶紧批评教育。”

上官愤怒:“外语课,你老是逃课!这怎么可以?”

郭蓉蓉赔笑:“我错了,我一定好好学习。”

新生们看着上官,心想果然有老大风范。哪知上官接着说:“学习不学习我不管。但是!你逃课,我们几个再逃课,就很显眼了嘛,从今以后,你不许逃课。”

新生们全军厥倒。

郭蓉蓉:“啊……是。”

叶烁轻快地走过来:“还有,记得帮我们点到。”

郭蓉蓉:“一定一定。”

一直面无表情的端木走近郭蓉蓉:“又在跟新生吹牛啊?”

郭蓉蓉点头哈腰:“啊?入学教育,入学教育,以免他们走弯路。”

上官随意踢了一脚球,球滚得很远。众人眼前突然一花,郭蓉蓉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窜了出去,把球捡了回来交给上官。上官淡淡地:“不用谢。”郭蓉蓉突然发现上官等人前面路上有一块石头,过去狠狠一脚踢开,让出路来。

上官等人潇洒地走远。

郭蓉蓉:“走好啊,诸位。”在新生们困惑的目光中,郭蓉蓉还在硬撑:“瞧瞧,多么有领袖风度,真是平易近人。”

鑫鑫一副刚从火星归来的表情:“您是……大H?”

郭蓉蓉严肃地:“一般领导都比较低调!”话刚说完,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抱住刚才踢石头的叫,痛得嗷嗷叫。众新生开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。郭蓉蓉振作了一下,忍住痛,咬牙切齿的说:“在艾利斯顿,有两场新生教育,一场是校长和兰姑给你们上的,另一场就是我郭蓉蓉给你们上的。显然,含金量更高的是郭蓉蓉版的。有一条训令请诸位听好了,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帅哥的爱招蜂引蝶的男生注意了,这个学校,有一个妞是不可以泡的……

鑫鑫:“谁?”

郭蓉蓉:“他的名字叫楚雨荨!”

1-4

校园里,雨荨骑着自行车走在林荫道下,脸色显得很平静,但目光里有一种莫名的痛楚。车轮在阳光下切开一道道阴影。雨荨呆呆地想着自己的心事:“我,楚雨荨,艾利斯顿二年级的学生,原本以为,这所学校会带给我荣耀,带给我人生最大的希望,没想到,它带给我的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,和挥之不去的回忆,还有这回忆带来的永远愈合不了的伤口……”

往事像一张张旧照片飞速地在雨荨脑海中闪过。那是属于她和云海两个人的故事:她骂他是猪;她指责她抄袭自己的作业;操场上,她拿着大喇叭向他宣战;山顶,他和她幸福地相拥……

“这位同学……”

极不协调的声音打断了雨荨的回忆,雨荨抬起头,鑫鑫作潇洒状站在自己面前。

鑫鑫故作风流倜傥的样子:“这位同学,你刚才违反了校规你知道吗?”

雨荨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校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鑫鑫:“校规第二条,每个学生有义务维护校园的稳定。而你,这么美丽动人,走到哪儿,都引起不必要的骚动,尤其是有男生的地方,你破坏了校园稳定你知道吗?”

雨荨明白了,一笑,开始逗这位学弟:“哦?那么,我该接受什么处分呢?”

鑫鑫:也许我们应该促膝长谈一下你的问题。

雨荨带笑走过去,踩鑫鑫的脚:“是这样促膝长谈吗?”

鑫鑫忍住痛:“哦,同学,你踩到我脚了。没想到你这么渴望跟我的接触。”

雨荨翻脸了:“神经病!”

哪知鑫鑫更加兴奋:“哇,同学好眼力,我确实有神经病史,一般看见漂亮的女孩就

发作。”

雨荨无奈地叹气:“年纪轻轻的不好好学习,说些无聊的话故意引女孩子注意,好象

以为自己很帅。”

鑫鑫:“同学你错了,我从不以为我自己帅,而是我本身就很帅。”

雨荨:“别那么恶心人好吧.我要吐了。”

鑫鑫:“在你吐之前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?”

雨荨已经有些生气了:“你很啰嗦!”

鑫鑫:“你为什么要昧着良心否定我的帅?”

雨荨:“滚........”

鑫鑫:“可以借你电话用一下吗?”

雨荨:“干嘛?”

鑫鑫贱兮兮地:“打给我老妈,告诉她我今天见到一个大美女。”

雨荨嘿嘿一笑:“不借,因为我要打给我妈,告诉她我遇到一个蛤蟆会说话。”

鑫鑫:“那么,留个电话吧美女。”

雨荨:“110。”

鑫鑫:“贵姓?”

雨荨:“好烦啊。”

鑫鑫:“到底姓郝还是姓樊?”

雨荨:“我姓楚。”

鑫鑫一脸不安:“楚?你该不会是楚……雨荨?”

雨荨:“是又怎样?”

鑫鑫仿佛瞬间被雷劈到,瘫倒在地。雨荨看了他半晌,无奈地:“装晕倒?我服了you,喂,我是不会理你的。”雨荨走开,走了几步,回头,只见鑫鑫起身,快速奔跑,一溜烟就不见了。雨荨:“真是神经病。”

1-5

学校的足球场上,叶烁上官和端木三个人在踢球。端木一脚球软绵绵地飞向上官。

上官把球停住:“端木,你怎么无精打采的?”

端木就地坐下:“不知道云海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上官很无奈地掂着球过来:“咱今天能不能不提他,一提他,一整天心情都不好。”

叶烁走到端木身边陪他坐下:“听云朵说,他们家在商量移民的事。”

端木:“她最近见到云海没有?”

叶烁摇头。

上官:“要是我知道他住在哪儿,我一定去营救他。”

端木瞟了一眼上官:“他不是蹲监狱好不好,他是疗养。”

上官把球按在地上:“我看就是长期监禁。”

叶烁看了看天空,百无聊赖地:“没有了云海的艾利斯顿,太无聊了。”

突然,上官站了起来,兴奋地:“你去守门,我来扮演中国队的前锋,对你怒射一番,排遣一下无聊好不好?”

端木悠悠地:“如果是中国队的前锋,叶烁,你只需要靠着门柱站在那儿就行了。”

叶烁摆摆手:“那岂不是更无聊了?”

三个人对视一眼,苦笑。

1-6

学校食堂里,人声鼎沸。新生们都在议论着这个豪华的学校。雨荨默默地坐在桌前吃饭。另外几桌的新生正望着这边窃窃私语。

赵美然和金娜娜端着餐盘往这边走来,故意放大了声音说话。两人的对话语气很夸张

带着挑衅。

赵美然:“娜娜,我昨天看了一本书,说的是失忆。”

金娜娜:“是嘛!怎么讲的?”

赵美然:“所谓失忆呢,就是故意想忘记一段感情,彻彻底底地忘掉。”

金娜娜眼睛瞪大:“真的吗?那一定是要甩掉一个很烂很烂的人哦!或者,嗯,是移情

别恋,爱上另一个人了。”

赵美然故意看了看雨荨:“就是,只有忘记了,才能重新开始嘛。”

两人一唱一和地走到雨荨身边。

赵美然:“就是某些人呐,还一心妄想着麻雀变凤凰呢,哎……”

金娜娜:“真是可悲、可叹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般可笑。”

赵美然一脸嘲笑地把手搭在雨荨的肩膀上:“雨荨啊,你说是不是?”

雨荨刷的一下站了起来,对赵美然和金娜娜怒目而视:“你们说什么呢!”

赵美然:“哟!真是奇怪了,我们又没有说你,你激动什么呀。”

金娜娜帮腔:“是呀是呀,现在没人给你撑腰了,你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?”

雨荨一脸不爽,正要还嘴。突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“是谁又在这里欺负雨荨了!”

赵美然和金娜娜一愣,向门口方向看去。上官、端木和叶烁走了过来。新生们议论纷纷。

上官指着金娜娜和赵美然:“你们两个…..How old are you!”端木碰了碰上官,小声地:“这句话不是那个意思。”上官脸上闪过一丝尴尬:“怎么老是你们!”赵美然和金娜娜一脸窘状,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。

上官走近两人,把脸凑到离赵美然很近,赵美然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。上官又把脸凑 到金娜娜面前,金娜娜也退了一步。

上官嘿嘿一笑:“你们这样做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赵美然和金娜娜对视一眼,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1-7

翌日,学校食堂聚满了学生。与往常不同的是,大家很诧异地看着队伍后面。雨荨拿着餐盘站在后面。赵美然和金娜娜像两个保镖跟着她。

赵美然:“我看今天的小炒牛肉不错,雨荨,我去帮你插队。”

赵美然迅雷不及掩耳抢过雨荨的盘子往前走。

雨荨正要伸手去抢回盘子,突然,金娜娜拦住赵美然:“小炒牛肉多难吃啊,我看应该要那个蒜香鸡翅。”

金娜娜把赵美然的盘子抢走。雨荨尴尬地空着手站在那。

赵美然:“你太没有品位了,鸡翅每天都有的。这样,我看就要蜜汁小排。”

金娜娜很夸张地推了赵美然一下:“哼!还亏我平时和你关系那么好,你竟然要雨荨吃那个。不过我也是宽宏大量的人,这样,就来个手撕羊肉。”两人一边争吵一边把雨荨的餐盘抢来抢去。雨荨几次要夺过来都没能成功。

雨荨急了:“你们把餐盘还给我。”

赵美然和金娜娜同时停下动作,回头看着雨荨,齐声:“不行,这是上官的命令!”

两人说完也不理雨荨,自顾自地争执起来。。

雨荨看着两人,听着一高一低两个八婆声音此起彼伏,顿觉头皮发麻,干脆扭头走开。

她无奈地小声嘀咕:“其实,我只想吃个素菜的。”

1-8

费尽周折,雨荨终于摆脱了赵美然和金娜娜的跟踪,到了厕所门口。她像间谍一般在厕所门口侦查。雨荨心想:“终于甩掉她们了。饭也没有吃成。”想到这里,她吁了口气,正要进卫生间。突然,赵美然和金娜娜鬼一般的出现在厕所门口,挡住雨荨。

赵美然:“哎呀,雨荨要去厕所啊,厕所好滑好滑的,你容易摔倒,等我清理一下吧。”

说完,她拿了一块“清洁中”的牌子放在厕所门口。

雨荨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,两眼瞪成比目鱼了:“这,这,这个……”

赵美然阴阳怪气地:“娜娜,快去找点清洁工具来,咱们一定要让雨荨上个曼妙的厕所。”

雨荨结结巴巴:“曼…..曼妙……”

雨荨话音未落,金娜娜和赵美然再度异口同声:“我们在执行上官同学命令,一切都要帮助你嘛!”

赵美然:“娜娜,是不要还要撒点消毒水?”

金娜娜象征性打了赵美然一下:“美然,你太过分了啦,怎么能这样呢,雨荨一定是急着要去嘛。”

雨荨一喜,连忙点头。哪知金娜娜拉住雨荨的胳膊:“就是嘛,美然她也太笨了。”

雨荨只好尴尬地笑笑。

金娜娜:“还是我去帮你上吧。你在这里等着哦。”说罢,她一阵风似的冲进卫生间。

赵美然门神一般堵住大门:“没事的,雨荨,她一会儿就出来了。”

雨荨没好气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几乎崩溃。

1-9

当天晚上,雨荨穿着睡衣正在宿舍收拾洗澡的用品,把洗发水沐浴露等装进脸盆。雨荨心想:“还好,她们总不至于不让我洗澡,嘿嘿。”正想着,赵美然和金娜娜也穿着睡衣冲了进来。

这次雨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:“今天水很热,而且我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了,并且我洗澡速度很快,不需要两位了。”

赵美然和金娜娜拥到雨荨边上,把很多洗澡的用品放进雨荨脸盆里:“雨荨啊,我们也发现之前对你的帮助太不到位了,上官一定会收拾我们的。”

赵美然:“所以,我们经过深思熟虑,深刻反省,深度训练......”

金娜娜:“我们研究出了“娜娜然”搓背大法。“

赵美然:“为什么不是美然娜?”

金娜娜:“你连这都要和我争,我都把端木让给你了。”

赵美然:“哼!”

雨荨看着两人这种似曾相识地争执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果然,两人一起转过身,对雨荨说:“我们今天,决定帮你洗澡!”

雨荨吓得脸色都变了:“是,还是不要吧。”

可为时已晚,赵美然和金娜娜已经把雨荨推着出了宿舍。

女生宿舍楼灯火通明。一派祥和宁静的就寝前气氛。雨荨凄厉的声音从浴室里面传来:“救命啊,变态啊!”

1-10

校园里阳光明媚,上官正戴着耳机迈着机械舞的舞步在耍帅,雨荨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上官就要一个背摔,被上官躲开。

上官惊魂未定:“雨,雨荨,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,可是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吧!”

雨荨盯着上官不说话。

上官:“我,我明白了。我说实话,上星期我骗小渔说自己在叶烁那,其实我和一个美

女去逛街了。你别打我。”

雨荨大吃一惊:“好啊你。我要告诉小渔。”

雨荨转身就要走,上官连忙拉住她:“看在我帮你教训金娜娜和赵美然的份上,就饶了我这次吧。”

上官得意洋洋地看雨荨,却发现雨荨脸色更难看了。

雨荨一把抓住上官胳膊。上官哀号:“疼,疼!”

雨荨:“我来找你就是,要你马上收回对她们的惩罚。”

上官:“一定是我惩罚的力度不够,我,我去更正,我让她们二十四小时伺候你。”

雨荨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,顿时觉得眼冒金星。她定了定神:“上官,我是很正式地要求,我不想惩罚她们了。”

上官正义凌然地:“我不答应。”

雨荨:“她俩除了过份热情,大脑有些缺氧,比较八婆以外,还是挺好的。”

上官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雨荨为什么会为她们两个求情?”

上官:“你没搞错吧。你为什么要同情她们呢?”

雨荨顿了顿,歪歪脑袋:“像她们这样的人,早就已经无可救药了,鉴定完毕!”说完,扭头离开。上官愣神。

雨荨走在热闹的街道上,拿出手机给打给小渔。小渔此时正在银行上班。

雨荨乐呵呵地:“我这两天被那两个疯女人折腾得,那是相当得郁闷,你晚上一定要陪我去看电影。”

小渔为难:“雨荨,我,我今天晚上真的已经有事了。”

雨荨不爽:“还说好姐妹讲义气呢,看场电影的事情。再说你一个实习生,哪有那么忙。”

小渔:“谁说的,实习生才忙呢,好多东西要学。我现在,可是中国银行的准员工了。

好了,我去打卡了,先说到这。”

雨荨叹了口气,心想:“小渔也发奋了?奇怪。不过没关系,我一个人去,我要吃两份爆米花!”

雨荨把手机放进包里,乐呵呵地继续逛街。

夜里,满街的霓虹非常绚烂。雨荨走到电影院门口。小渔和上官突然很亲热地出现在雨荨的视线中。雨荨定睛看了看,确认自己没有看错。这时小渔和上官也看到了雨荨。小渔拉着上官快步走过来。

小渔:“雨荨,你,你怎么一个人来了。”

雨荨吞吞吐吐地:“这叫,一个人的精彩!”

小渔看看雨荨,又看了看上官,发现自己的谎言被当面揭穿,尴尬地:“我,那个,上官!你说,都是你的错。”

上官结结巴巴东指西指了一通,很是尴尬,突然反应过来:“不对啊,我哪有错。”

小渔向上官使眼色。上官没反应过来。这一切都被雨荨看在眼里。

小渔:“雨荨,是这样的,我挂了电话以后,主管突然告诉我说加班取消了。然,然后

我估计你有新的安排了,就约上官来看电影了。”说完推了推上官,“上官,是这样吧?”

上官憨憨地点点头。小渔对他嘻嘻一笑。

雨荨挤出笑容:“没关系啦。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小渔拉雨荨:“不嘛,一起去看。”上官顺势:“对啊对啊,咱们进去吧。”

雨荨看着上官和小渔手拉着手,满脸无所谓和快乐,心里反而难受。她说:“算了,我,我突然想起来妈妈今天晚上还要我去店里帮忙,我就不去看了。”

小渔:那怎么行,浪费周末是一种不能原谅的奢侈。

雨荨恢复了脸上的笑容:“好啦好啦,你们快进去吧,你们两人要是浪费了这个周末,那就是两份不可原谅。”说着把上官和小渔推进电影院大门。上官和小渔回头看了看雨荨,对她笑了笑,走了进去。

待上官和小渔消失在自己的视线,雨荨收起脸上的笑容,缓缓转头,目光扫到了电影院门口的宣传画。上面写着:浪漫夜晚,情侣专场。她仿佛突然被什么击中,突然意识到什么,难过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雨荨心想:“楚雨荨啊楚雨荨,你真是犯傻傻到月亮上去了,小渔是有男朋友的,怎么会用宝贵的周末和你看电影呢?”满街的霓虹更加映衬出雨荨的孤单。眼泪在雨荨的眼眶中打转,她努力不让泪水落下,暗暗对自己说:“云海……你这个白痴大混球,你到底在哪里?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!”

1-12

校园里,雨荨拦住正夹着笔记本电脑疾走的叶烁。

雨荨:“叶烁,我有件事想找你帮个忙……”

叶烁很显然脑子还在刚才的电脑程序中,缓缓地:“你得稍等我一会儿,我要去图书馆查一些软件资料。”他说完就要走,被雨荨拦住。

雨荨:“你听我说完,对你来说很简单的。”

叶烁一听,乐了:“好。难得有你楚雨荨需要求人的事情。”

雨荨:我像你帮我约一下朵儿姐,我有事情想找她聊聊。

这话一出口,叶烁的脸瞬间乌云密布,露出犯难的表情。

雨荨看看他:“我保证,保证不耽误你们约会的宝贵时间,而且,你也可以一起来嘛。

见叶烁依旧不说话。雨荨眼睛一转:“我知道了,我一定不告诉朵儿姐你嫁给了电脑这个事实。”叶烁还是一脸苦笑:“雨荨,我不是不想帮你,而是……”

雨荨明白过来:“闹别扭了?”

叶烁沉默不说话,默默地想着心事。

雨荨顿了顿,鼓励地拍了拍叶烁的肩膀:“放心,明天我约她去我们家奶茶店,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叶烁不置可否点了点头。雨荨对他做个鬼脸,蹦蹦跳跳离开。

参考资料:还有好多呢,这只是六分之一~

流星雨足球(飞火流星足球图片) 第1张

拍摄流星雨为何要对准天顶而不是辐射点?

是这样的,所谓辐射点,并不是一个特定的点,只不过是天空中的某一小块区域,是因为彗星刚好经过这个区域并向太空抛洒自身物质……经过地球大气……(想必大家都懂),这样形成的流星雨。

但并不是每颗流星都一定从这个点射出来,或者说一开始从这个点射出来的时候,我们肉眼未必能看得到(可能彗星物质还没到地球大气)。

拍摄时,最好对准和辐射点有点距离的天区,如果够专业的相机,还可以以某个星座为背景,。

如果你的相机是广角镜头那就不用多说了。

其实道理很简单,假如你拍摄礼花绽放,对准的是绽放中心的辐射点,那你拍到的也许就是礼花爆破的瞬间,但不会是最灿烂的时刻。

足球比赛时,突然下流星雨了,该怎么办?

大声喊“流星雨”,让对方队员都看,人然后某带球已急速攻入禁区,拔脚射门,不料对方门将没看恰巧把球扑出来了,正好落在某脚边。只见某双手抱起足球,单手掌着足球挥到脑后,用尽全身力量掷向球门。球进了,门将向裁判抗议,只见裁判还在许愿,不予理睬。进球有效。哨省响起,比赛结束,2:1,逆转而赢。哈哈,这叫什么之手

上一篇:赛尔纳足球(阿尔纳赛尔足球俱乐部)
下一篇:足球集体转会(足球球员自由转会)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